•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岛后
听书 -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岛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80.080

嘘知 / 2022-08-06 08:46:42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订阅比例不足80%,显示为防盗章

而她眼神微微落在不远处的月亮倒影上,水中的月亮岿然不动,像一位恬静的古代大家闺秀,丝毫不知方才自己遭遇了家破人亡的慌乱危机。

姜晚因眉眼微顿,吐出呼吸器,猛地大吸一口气,好像这样她才能真实地感觉自己活着。

可旁边的戚越脸色在清亮的月光下却有些发白微沉。

“还没有结束。”

姜晚因疑惑还没上脸,就听见戚越声音含着凝重道。

“船,不见了。”

姜晚因一愣,瞳孔却随着戚越的声音过耳而缓缓放大。

下一秒,意识到戚越在说什么的姜晚因眼神瞬间慌张,快速来回转头,看了一圈海面。

左面,没有!

右面,没有!!

前面,没有!!!

后面,没有!!!!

刚经历过生死的姜晚因,才突然意识到,先前他们经历的是海啸啊!

是海平面比海底更为严重的破坏性海浪。

小小的游艇,在巨大的风浪面前,存活的几率,微乎其微。

想到这,姜晚因水下抓住呼吸器的手顿时一紧,手臂一划,动了动腿,就朝旁边小岛的岸上游去。

不!不行,游艇没了,她会死的!

身后的戚越见将姜晚因忽然脸色一变就朝岸上游去,仿若利刃的眸子奇怪地眯了眯,发白的唇色他也没心思管,思绪被姜晚因牵引住。

他第一次看到姜晚因神色这么失常。

但戚越还是很快跟上,夜幕降临的荒岛,比深海安全不到哪儿去。

姜晚因很快上了岸,以极快地速度卸下背后的氧气瓶和脚上的潜水鞋,甩在沙滩上,看都没看一眼,就开始沿着荒岛边上的沙滩慌张地在找着什么。

戚越慢了几步上了岸,眼神略一捕捉,就看见前头的姜晚因,只他眼神落在姜晚因光洁白皙却因染了沙石而隐约有些泛红的脚上时,眉宇间微微皱起。

戚越腿长,三两步就追上了前头的姜晚因。

然后一把抓过姜晚因的纤细手臂,沉静而又冷声道。

“你冷静点,行吗?”

戚越出过的生死任务,不在少数,所以,他知道面对眼下的情况,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自乱阵脚。

谁料姜晚因根本没回头看他,手臂一扭,就是甩开戚越的桎梏,快速向前几步,左右寻找什么。

戚越印象里,姜晚因是即使被分手也面不改色的凶残美人。

就说刚刚,便是遭遇这样天灾海啸,他虽然能感觉到姜晚因的恐惧,却也没慌张成这样。

这样反常的姜晚因,让戚越的神色越发凝重沉思。

但现在不是思考姜晚因反常的时候。

戚越抬脚,大步追上姜晚因。

他本来目标是姜晚因的手腕,却忽然想起前头,姜晚因奋力挣脱了他。

戚越身形微顿,在姜晚因即将迈开下一步时。

大手快速向前,环过姜晚因纤瘦的腰肢,紧紧摁住。

姜晚因实在太瘦了,他一只手就能环过。

以后――

得养胖点才好。

很奇怪,戚越摁住姜晚因后,别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倒是先冒出了这个想法。

冒出之后,连戚越自己都有些惊愕,表情差点失去管理。

――他的以后,会有她吗?

一时,戚越眼神有些迷茫地落在了怀中奋力挣扎的姜晚因身上,眸中思绪复杂难懂。

姜晚因却低头看向仿若枷锁般环着她,令她不能动弹的男人的手。

眼神难得又急又闷。

“放开!”

男人手下却压紧了几分,完全没理姜晚因的话。

感受到腰间手的收缩,姜晚因的急火抵达眼底。

“我让你放开!”

空出来的手指死命掰着戚越的手臂,当然这一点力量对于戚越而言,不过是隔靴搔痒。

只是,姜晚因把力气全浪费在同他抵抗上,也不是个办法。

戚越眸中闪过一丝沉思。

可就在沉思之时,戚越脚上忽然涌来一股钝痛。

姜晚因踩了他的脚。

不过钝痛是一时的,痛感过后,粉嫩的小脚丫垫在戚越厚实有力的大脚上。

软软嫩嫩的。

就像炸毛的奶猫爪去踩老虎的利牙爪子。

戚越有片刻地哑然,真怕自己粗糙的皮肤伤了她。

可急起来的姜晚因,又让戚越感受到了另一份真实感。

仿佛他更了解了真实的姜晚因一般。

姜晚因见踩了戚越一脚,身后的戚越还是屁反应没一个,连吭都没吭声,心下越发火急火燎,好看的面容都皱巴巴在了一起。

但这份火气还没烧到顶端时,戚越微沉的声音响起。

“如果你不想生病的话,我劝你别浪费力气。”

话音一落,恰好这会旁边吹来一股海风,吹乱了姜晚因的发丝,也让姜晚因冷不丁打了个激灵。

潜水服的粘湿感一下子涌入姜晚因脑海。

只是还未等下一阵海风吹来,身后的男人,将姜晚因腰肢提起,调转了个方向。

冷寒的海风,被背后的男人挡了个严严实实。

海风的呼啸声,有力地在姜晚因耳边响起,足见有多强劲。

过了大概一分钟时间,姜晚因被急火冲昏的头脑,这才略微低垂了些,掰着男人手腕的手略微松了松。

戚越,他是为她好。

与此同时,身后男人同海水一般冰凉的声音响起。

“不论你想找什么,今晚先存够力气,明天白天再找。”

男人说到这,声音顿停了一下,然后头微微低了几分,唇齿停留在怀中女人的耳边,小声接着说道。

“我陪你。”

这一声离得近,轻轻痒痒的呼吸似乎在同姜晚因的小耳朵嬉闹,姜晚因不自觉耳朵颤了颤。

男人声音天生销魂,虽在耳边轻喃,却仿佛让姜晚因整个身体在被阳光晒得滚烫的沙子里滚了一圈。

便是轻轻碰一下,都炙热地让她发颤。

可莫名,姜晚因却想将整个身体埋入这被烈阳抚过的沙子中。

虽然炙热到发颤,却蕴含了一股安心的力量。

终是,浅浅地,抚平她心头的急躁。

彼时,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在耳边响起。

在等待姜晚因回答时,戚越数了下,一共是一百下。

可这一百零一下,戚越到底没数成,因为姜晚因有点发闷的声音缓缓道。

“好。”

***

姜晚因同意后,戚越就近找了几棵被海啸吹倒的大树,折下了几片大块的树叶,在沙滩上铺了一个临时的休息所。

说是临时的休息所,其实就是几块树叶拼成的可以躺着的地方。

戚越做完这一切后,抬了抬眼,见着正环着自己胳膊不住搓,小脸有些发白打颤的姜晚因,眉骨略微压低了几分。

紧接着他下巴微扬,一手拉着脖颈间潜水服的拉链,眉眼盯着眼前的姜晚因一动不动,专注且认真。

下一秒,戚越销魂的声音,仿若诱惑般响起。

“脱衣服。”

以至于,她选择从事数据分析师这份工作时,大家非但不意外,反而觉得再合适她不过了。

可今天,在纽西岛的天空中,姜晚因的计算机大脑,第一次死机了。

幸而她还知道自己正飘着呢,在戚越轻轻抱了她一下后,转而飘过来握她的手心时,姜晚因已经回过了神。

姜晚因在防风镜后面的眸子有些复杂地看着眼前好似若无其事的男人。

是偶然,还是故意?

这个问题,直至姜晚因第二天同戚越去潜水时,都一直在心底徘徊。

姜晚因这人有些好面儿,你说要人戚越根本不是那意思,她就去贸贸然问,会不会显得她太自恋了。

姜晚因自觉丢不起这人,所以,决定先观察观察。

若是戚越真…真对她有那个意思……

姜晚因忽地心头一跳,可很快面容却冷了几分,好看的丹凤眼微微眯了眯。

若是戚越真对她有那个意思,她可得好生打消他的想法。

毕竟,她姜晚因最讨厌理还乱的麻烦。

***

一男一女出现在纽西岛的某处码头上,男俊女美的模样,瞬间吸引了一批眼球。

可这对男女虽然看着好似情侣,但却一人各自提着一个行李箱,前后行走,距离差了两米之多。

这在心理学中,被称为礼貌距离,也可以说是人和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难道是吵架了?

可瞧见两人脸上同是风平浪静的表情,也不是太像。

走在前头的姜晚因,有些懊恼自己走的快了些,这让她观察戚越,还得回个头,很不方便。

罢了,也不急在一时。

不敢回头的姜晚因,全然不知,身后看着她背影的戚越,眼神难得流露出一丝放肆的贪恋,只那丝贪恋,最终还是被深深的克制掩盖。

待姜晚因和戚越走到出海游艇附近时,姜晚因驻足,左右张望了下,又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似乎在对哪家游艇是自己提前预定的。

姜晚因本是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拿着行李箱,结果手机上好像没有预定记录,姜晚因愣了一下,才想起,潜水是她好朋友简曼帮她预定的,她自己手机上没记录,但她的计划本上有写是哪家。

姜晚因顺手就将左手边拿着的行李箱放在一边,掏出揣在牛仔裤左边裤兜的牛皮小本,本子上还挂着一个黑色中性笔。

虽然现在科技极其发达,但姜晚因做计划,还是喜欢写在纸上,仿佛过了纸,她才比较有实质感。

此时两人就站在码头沿边堤岸上,两边皆是戏水的游客,一阵阵咸湿的海风不住钻进姜晚因和戚越的鼻尖。

只是忽然,一个排球从姜晚因面前的海水跃出,又快又准地迎面向姜晚因袭来。

戚越眉头微蹙,长腿瞬间迈出,只是到底他同姜晚因之间存了一些距离,快不过排球的速度。

不过好在,姜晚因忽感不对,抬起头,就见一个排球照着她面门而来,她身体快过思考,手一抬挡脸,快速一闪。

排球擦过她身子而过。

姜晚因和戚越,同时眼神一松。

只是,姜晚因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戚越眼里渗着一丝怪异。

姜晚因先前因躲排球,挡住了脸,戚越只当她护脸,毕竟这个女人,容貌确实难得。

可刚刚排球躲过后,姜晚因却快速摘下挂着白金链条的眼镜,左看右看,发现没有一丝损伤后,才是真正松了口气,重新戴回了脸上。

眼镜比脸还重要?

戚越盯着姜晚因那张别树一帜的古典东方美人脸,眼睑微眯。

但忽然――

“咕噜咕噜……”

戚越姜晚因似是想起什么,同时脸色一凝,朝着姜晚因身后看去。

姜晚因扭头,沉静的面容难得变色,瞳孔微缩,抬脚就追了出去。

原来刚刚姜晚因确实躲过了排球,可身边的行李箱却没躲过。

恰好姜晚因左边是个斜坡。

行李箱被排球击中后,顺着斜坡快速下滑了去。

而姜晚因并不是担心行李箱有所损坏,才快速追了出去,而是――

斜坡下半段,有个不高点的小孩。

姜晚因一边追着行李箱,一边冲前面小孩喊道。

“前面的小孩!快让开!”

因为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姜晚因把着急地她会的语言全都说了一遍,可那个小孩依旧无动于衷,蹲在地上不知道玩什么。

姜晚因这回真急了,她那行李箱是为了防水防摔专门定制的,够重不说,关键材质够硬。

她是真怕把那小孩给撞出个好歹来。

然而即使姜晚因心里再急,她的速度,却追不上行李箱下滑的速度。

姜晚因藏在镜片后的眸子微缩。

眼前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

阔别多年,她好像再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无力的感觉。

下一瞬,姜晚因心脏狂跳,胸腔一闷,透不过气的感觉瞬间直达大脑和咽喉,连呼吸都是急促困难。

姜晚因眸光顿滞,下意识捂住心脏的位置,嫣红的唇微张,试图让空气进入身体,神色渐渐痛苦。

但脚步却是不停,只她一边跑着一边喘着气在身上找着什么。

只是找了一圈未有发现,她才忽然抬头将眼神落在行李箱里。

呼吸有片刻的窒息。

那…那个东西,在行李箱里。

姜晚因捂住心脏的位置,眉眼划过一丝痛苦,而脚步却宛如挂了两块沉铁,又钝又累。

明明近在咫尺,她只要快点…快点……

就可以挽回。

可她的腿脚却好似不知她的心情急迫。

完全不听她使唤。

感受到腿脚的无力,姜晚因贝齿重重咬了下唇,眼里的痛苦更甚。

又…又要重蹈覆辙吗?

有那么一瞬间,姜晚因的眼神空了。

似乎感觉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人生都在周而复始地重复感受痛苦。

明明她不想的,她不想的!

躁狂的情绪再一次在姜晚因心头翻江倒海,生生想把她吞没。

可就在姜晚因奋力同躁狂抵抗时,她身边突然窜出了另一个身影。

长腿修长迷人,背影肩宽腰窄。

跃动的迷彩线条,像一阵风划过姜晚因眼前,一下子击溃姜晚因眼中翻涌而出的情绪。

急速野性却带有安心的力量。

眼见行李箱快接近前头蹲在地上的小孩时,周围赶不及上前的行人,不由惊呼掩面,不忍见一会要发生的血腥一幕。

这其中却有一个穿着蓝色衬衫微胖的卷发女人,惊恐地朝着那小孩奔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四方小说网(58tcxx.cn)】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